暖暖视频日本免费观看视频

  • <p id="xsglj"></p>
  • <p id="xsglj"></p>
  • <p id="xsglj"><ruby id="xsglj"><menu id="xsglj"></menu></ruby></p>

        <table id="xsglj"><strike id="xsglj"></strike></table>
          <table id="xsglj"><option id="xsglj"></option></table>
          詩人主頁 作品 相冊 粉絲

          粉絲

          作品

          詩人作品不錯,挺TA 贊賞
          筆名:包臨軒
          加入時間:2020-06-05
          中國 · 北京
          詩人簡介

          包臨軒,黑龍江安達人,畢業于吉林大學哲學系,資深媒體人,第十一屆中國新聞最高獎韜奮獎得主。曾為著名校園詩人,近年寫作步入新階段,有詩作被陸續收入二十余種重要詩歌選本,獲詩探索雜志2012年度詩人獎。發表詩歌評論十余萬字。中國作協會員,黑龍江省作家協會副主席。

          易水之上(組詩)

          母親

          時間的落葉
          漸漸堆疊出母親的愁容

          曾經,屋后的柴垛
          抽取一縷縷干草
          每天,化為微弱的灶火
          燃不盡
          籠罩曠野的貧寒

          羊群清瘦,翻越墻頭的豁口
          找尋青綠
          外祖父帶著他的大狗
          在堿蓬草浪深處走動

          母親說 昨夜又夢見了
          弟弟把陳年舊照
          翻拍成掛歷,掛在
          母親臥室
          早上醒來,就可以看見
          可是
          弟弟看不見她欣慰的笑容

          窗明幾凈,陽臺寬大
          母親整天坐在那里
          一言不發

          為她泡好的茶,總是
          慢慢涼透
          茶葉在杯中,輕輕漂浮
          然后靜止

          她這一生
          未能從往事中醒來

          2014年4月12日


          父親

          你在病床上的每一天
          都在讓時光倒流,仿佛另一種重生
          已經開啟

          親人的淚眼和呼喊,是遙遠的
          你獨自純凈

          你病中的微笑、體諒和謙和
          無論對護工,還是對兒子
          都讓我們手足無措
          仿佛昔日過多的嚴肅和不茍言笑
          讓你充滿歉意

          你突然而至的平靜,正在化為一汪深潭
          清澈見底,里面,似乎游動著金魚

          是什么,讓從前威風凜凜的山,變成了潺潺的水
          在山水繁復之間,有一段怎樣的顛覆
          惶惑中,我們失去了答案

          不再翻山越嶺的駿馬,止住了風
          鬃毛披掛下來,遮住汗津津的前額
          那是你,曾經的時光

          而現在,病榻輾轉,無數個顛來倒去的晨昏
          讓你,成了一枚樹梢上的月亮

          淡淡清輝,照徹了群山


          秋日祈禱

          我向那片金色倒下去,稻香從低處漫涌上來
          吻我的喉嚨。我將難以忍住淚水

          流淌的,還有藍色的湖
          秋風前夕,她一度寂然無語

          魚兒沉潛,白鸛飛起
          驚動它們的,是雁陣剛剛沒入天際
          那撤退的身影。牽引的光線
          中斷了

          遙看另一座城市,一把紅傘
          撐起濕冷的雨季,黃葉紛紛落進泥濘
          映襯一個高挑的身影
          她飄動的灰色風衣,成了孤獨的旗幟

          高鐵通車,速度讓遠方陷落
          一切,都突然涌向眼前
          離別場景紛至沓來,變得迎接不暇
          一張張熟稔的面孔,從皺紋開始破碎
          粉末一樣,消隱于郊外的墓碑之下

          我在金色中重又站起身,大地
          回落到曾經的平復之中,猶如一泓微瀾不起的靜水
          稻子的情緒,僅剩一點微微的起伏

          夕煙飄搖著招手,說好在明天的日邊等我
          那么,誰將率先早起,踏碎秋夜的點點繁露
          然后,把對方喚醒
               
          2018年10月7日夜


          藍鐘花

          比高原的天空更藍
          太寂寞了
          流石灘必須開出自己的花朵

          這沖出石縫的藍血
          星星點點
          無限艱難

          看似在一無所有中橫陳著荒蕪
          意志與柔情不再深藏
          最終,以花的破土
          透露訊息
          向一直尋覓著的旅人
          和苦苦等待的雪山
          傳遞

          山頂積雪
          山腰間的綠林
          垂直著白與綠,無法彌合的距離
          怎樣才能縮短
          夾在中途的流石灘
          陷于困守

          沙石的呼號早已嘶啞
          如今沉寂下來
          仿佛所有的抗爭都接近了尾聲
          斟酌著
          是否歸于絕望

          此時,藍鐘花
          出人意表地張開了花瓣


          凍土之上的銅雕

          凍僵之后,你就不再感到冷了
          嚴寒,對你已無計可施

          血管里,流淌的紅色的冰
          就要停下來了
          如同縱橫交織的冰河,布滿了身心

          今后,無論何種柔情,都將是一種腐蝕
          從此拒絕融化

          掛霜的睫毛下,你的眼睛直視前方
          左顧右盼的日子,讓人糾結不已
          如今,那樣的痛楚,一去不返

          砰砰跳的心,都是從前的事情了
          現在,它正慢慢歸于平靜

          像鐘擺,垂到六點的刻度
          嘴唇青紫,不再顫動著,試圖說出更多

          誰見過勇士饒舌
          無語,儲藏起奧秘和力量

          凍土之上,天空揮灑一派鋼藍色
          冷冽,澄澈
          天地間,打開了曠世的寥廓

          古銅雕塑,就這樣落成
          凍土之上,是亙古的蒼茫


          亞麻廠

          如果步行去看你,無法繞開亞麻廠
          其實,它早已經不在了
          代之而起的,是大片高層住宅區
          歐式尖頂刺破了青天
          是迅速矮下去的糖槭,老榆樹
          而從前,它們高大繁茂,撐起的綠蔭
          遮天蔽日

          對我而言,亞麻廠一直都在那里
          紅磚宿舍,穿梭著我少年時代的朋友
          和打鬧的笑聲
          車間流水線上他們的母親,如我的母親
          洋溢著樸素的美好
          廠區里,那些煙囪和落日,壯觀無比
          令我想起郊外,浩浩蕩蕩的曠野

          而現在,當別人談起這里
          只是談論不斷攀升的地塊,和房價
          升值空間如何巨大
          他們遺忘得果然徹底

          那場震驚世界的大爆炸,看來
          炸飛了全部,例如當初的哭泣、悲傷,和
          一叢叢回憶的根須
          我的偶然駐足不合時宜,像要在沙漠里
          垂釣一條不存在的魚兒

          現在,我只能獨自駕車
          刻意繞過與你有關的和平路、體育場
          繞過你近旁,一所當年接收傷者的大型醫院
          我繞出三十公里以遠
          去看遙遙的你,我與廠區
          僅存的紀念,你在郊外的墓碑

          墓碑四周,顫栗著秋天的樹木,枝葉紛披
          像你十七歲匆匆行走時的長發,遮擋了
          你落寞的神情


          星,小小的

          太陽落下去了,你卻蹦跳出來
          命運,只讓你成為一顆星星

          月亮,這面銀框鏡子
          這太陽的尾隨者
          踱來踱去,反復提醒你的渺小

          但人們抬頭,就看見你
          熠熠生輝的樣子,像一個孩童

          你,和你的兄弟們
          拒絕成為塵埃,于是相互打著星語
          仿佛夜空中,一片清脆的鳥鳴

          所以你看,星斗滿天


           2020.03.09.哈爾濱


          云端之上

          云端之上,天使們簇擁而出
          第一次這么多
          好像天空,放牧著雪白的自由

          地上,漂移著許多白衣人
          身影匆匆
          這一株株行走的圣誕樹,披著雪

          胸中潮汐,從眼里涌出
          化作大雪紛飛
          哭泣,慢慢遠了
          最初的恐懼,莫名消失

          或許,這就是飛升時刻的到來
          天堂徐徐開啟
          白茫茫,是唯一的真實

          海之夜
          在夜的海上,一下子拉近了
          與星辰的距離
          每一顆,都低低懸掛
          仿佛伸出手去,就能叩開
          天堂的窗欞

          海浪,起伏著腰身
          像壯漢們奮勇爭先的泳姿
          只露出寬闊的背脊,卻無暇
          抬起頭來

          哦,激情不止,必是源于
          一簇簇垂直的星光

          岸上森林,遠了
          模糊成一帶晦暗的影子
          枝葉間風聲的嗚咽,歸于平息

          今夜,我只肯停泊海上
          我要舍棄陸地的衣裝,鞋子
          和油汗的污濁,莫名的氣惱
          任藍色奔涌,蕩滌
          我從心底,發出舒暢的笑聲

          星語,一直被濤聲淘洗
          愈發晶瑩,她的天籟之音
          從依稀可辨,趨于清澈
          抵達我
          清靜下來的耳鼓

          遠去的森林和陸地,無緣傾聽
          在刻板的固守中,被向前奔跑的海
          拋棄
          我,該怎樣消彌
          海陸之間
          這幾乎崩斷的遙遙距離

          海水和星星,傾訴在每一個夜晚
          原來,從未停歇
          仿佛天上的奧秘
          到了快要揭曉的時刻
          我,連同
          已打開天眼的靈魂,即使有岸
          也不再回頭


          湘江公園

          全世界一整夜的雪,都下在了這里
          松樹、水杉、青楊和垂柳
          披霜掛雪,愣在那兒
          說不出話來

          他一個人,走在這凜冽的空曠里
          摘下右耳細細的吊繩
          口罩斜斜垂下,吸一口無邊的清晨
          重新遮住臉露出警醒的眼睛,卻一無所見

          公園四周,樓房林立
          這些放大的鴿子籠,被大雪推遠
          灰鴿子,和人影
          是縮在一扇扇微型窗后面么
          沉寂的豐碑,就這樣層疊著落成

          不必揣測,他們上網、刷屏和爭吵這一切
          被壓縮在封閉的水泥盒子里喧嘩,終于落潮
          遠處醫院里滲出的抽泣,也已抹去

          公園的大雪,這盛大無比的蓮花
          獨自開放現,它全心全意圍住一個兜圈子的人
          一個走走停停的人看他的遐思
          如何飄散在風的呼嘯里不見一絲痕跡




          終于不再被清掃,人影和車轍已經撤離
          雪歡欣地,自由自在地鋪滿大地
          房頂和山崗,挺拔的白頭翁們
          拄著樹的拐杖,捻著枝條那紛亂的銀色胡須
          蒼茫雪霧,覆蓋了繁花的喧鬧

          那一張張被遮擋的模糊面孔,需要凜冽的蕩滌
          需要淚水的甘泉,一遍遍涌出
          直到所有的眼睛,都在淘洗中慢慢清澈
          直到天使翔集的羽翅,開遍他們無垠的視野


          夜色

          遠離人群,竟然不用打一聲招呼
          最大的禮貌,就是無聲離開

          大街,給你一個人走
          這份王子的奢侈,從童話和游戲里
          落到地上

          獨處,從前的怪癖
          甚至罪過
          如今,做一個不合群的人
          顧盼生輝

          靜靜坐在窗內,一無所想
          只剩下呼吸
          世界,似乎懨懨睡去
          唯有圓月,還飄蕩在夜空

          這只超級白色口罩
          能遮擋住什么呢


          劇院

          演出大幕,并不常常開啟
          劇場的寂寥,令夏日
          生出一股料峭寒意,掠過
          水草般的靈魂

          造型簡約,金屬外立面波光粼粼
          炫耀建筑奇觀
          仿佛一朵蘑菇云,尚未騰空

          它的內里,是否在黯然神傷
          城市的空洞,由來已久

          脫下演出服,鋼琴家和小提琴手
          默默走在劇院外的草地上
          誰人識得他們
          夕照,染紅了兩朵落寞的靈魂

          音符猶疑著
          飄落在波斯菊
          和灌木叢起伏的縫隙里
          這難以預測的潛伏,等待貝多芬
          從音樂深處,蓬勃而出                          

          2019.07.13.哈爾濱


          江邊一幕

          夜幕四合,但江水是閃亮的
          似乎如鳥的殘月,片羽正飄落

          長堤上,你匆匆行走
          這樣,似乎可以抖落內心的不安和惶惑
          踏碎往昔的日子,和半生的孤獨

          而對岸,黑色灌木叢里
          蟄伏著舊友,他無字的歌聲將隨時響起

          身后,城市還在瘋長
          這個巨人癥患者,一旦倒下
          將堵塞整條河道,大水溢出兩岸
          它會在呼嘯中淹沒一切嗎

          但眼下,搖搖欲墜的不是城市
          而是想要止步的你

          在災難抵達之前,你要去獨自親近
          水面上閃爍的光亮

          縱身躍起
          雙臂奮然前伸,你真切地聽見了
          大水的歡呼


          2018.11.12



          秋天里掙扎的大水

          白色鷗群,翔集在江面上
          像一場冬天的大雪,提前降落

          在秋天里掙扎的大水,慢慢變涼
          遲緩的流動,似乎等著帶離更多的落葉
          枝干,在岸上揮動著消瘦的胳膊
          向遠行的金蝴蝶,作別

          水中的小魚,是我
          混跡于水面紛紛的葉子
          那些瑟縮的小舟。時而擠在一起
          時而分開。它們是脆薄的
          卻讓我躲開,被啄食的命運

          這樣的涼意,會一天天加深
          直到冬日,在水面鋪上一層晶瑩的鏡子
          分出兩個世界。然后
          江鷗散開,枯樹在顫栗中止住了呻吟
          平靜就降臨了


          2018.10.16.哈爾濱松花江畔


          江邊的玫瑰

          低著眉眼,她從江畔俱樂部走出來
          他看見了。她卻一無所知

          抑郁,穿透了她的整個身體
          她緩緩走著,若有所思
          后面跟著一個年齡相仿的男子

          那男子是殷勤的,一直不停地對她說著什么
          她心不在焉,走在自己的心事里

          想大聲叫她的名字。
          站在路邊,他這樣躊躇了很久
          直到她的身影
          隱沒在一片灌木叢后面

          他覺得自己,被放逐在一條失語的路上

           2018-10-16


          海鷗如鐵

          大海,向暗影深處一層層后撤
          殘陽之血汩汩流淌
          浸紅了港口,和沙灘

          每一道翻卷的海浪,都在飆淚
          渾濁而滂沱
          揮灑在游魚裸露清瘦的臉上

          岸上的嘶喊已經隱去,濃煙滾滾而起
          這升騰的黑云蔓延,與垂下的夜幕連成一體
          像粗重而血腥的呼吸,一寸寸
          淹沒了城頭

          所有航班,都已斷翼
          踉蹌著奔跑,轉身追逐另一片遼闊
          正欲棄你遠去的大海
          扯住他無意中揚起的最后一縷衣襟

          海鷗,那咸澀的孤魂
          濕透如鐵,一頭扎了下來



          易水之上

          每一條秋天的河流,看起來都是易水
          一炳明晃晃的長劍,把山劈開
          時間撕裂了,風的號叫是一種掃蕩
          袒露寒冷底色

          船,是江水抬起的頭顱
          不斷向兩岸點頭
          劇烈的顛簸,遮住了俠客的清瘦
          他緊抿嘴唇,薄薄的
          是另一種即將開啟的鋒刃

          一去不回的水,象征著命運的執拗
          不進則退的木船,也是
          縱使穿山越嶺無數,隨時擱淺或者傾覆
          不信?
          看你能去何處,覓得它的斷槳殘舷

          攜劍而行的俠客,在危急時刻跳出沉舟
          踉蹌中,武功凌亂
          撲倒在淺灘,綸巾飄落如魂
          被激蕩的濁流,卷進夕照深處

          2018.10.18


          接站時刻

          這灰暗的冬天,暮云沉沉
          高鐵車站的燈光,把離與聚的情緒
          勾勒出一個不規則的輪廓

          朋友在出站口的人潮里,停下來張望
          當潮水退去
          他的豁然一笑,從已花白的頭發下面
          從淺淺皺紋里,蕩溢出來

          這笑,還是我熟悉的
          他表情上浮現的滄桑,唯有我
          可以輕輕抹去
          他的笑,被拯救出來
          就像替他甩掉舊了的手套
          讓一雙手,散發出固有的溫熱

          他的笑,和那里面洋溢的純真
          是擋不住的
          至于禮帽襯托的優雅,一身皮裝的體面
          刻意的藍色領帶
          于我,都是滑稽的裝飾

          現在,我伴隨著他滿眼飛出的笑
          穿過地下隧道,走向停車場
          跨上臺階,他的身體忽然不穩
          我扶住他的肩,心下
          不免一沉

          但是,不斷哈出的白色熱氣
          模糊了當下。忘情交談間
          嚴寒被推遠
          此刻,重逢的喜悅
          是唯一的存在


          2018.12.09.夜


          松峰山

          赤裸的山石,縫隙間
          有古松長出來,和青色的石頭一樣嶙峋
          天地間,只有石與松彼此呼應
          草色全無,頭頂上的藍冰一望無際

          不知是否期待著雪
          假如大雪,遲遲不肯降落
          冬天,你就是一個長長的謊言
          甚至連下一個季節,都不值得翹首張望
          那干枯的山腳下,任憑風裹挾著塵沙
          河床,布滿了寬寬窄窄的裂痕

          松峰山,除了瘦硬的拳頭和軀體之外
          無需依傍,也不是抵擋
          迎著四季無遮無攔的狂襲
          硬生生,劈開了強加于己的所有肆虐

          山頂上的道觀,破舊
          叮咣作響的門窗,似乎從未關緊
          身后,靠著幾株峭拔的古柏
          它將一如從前那樣,自持很久


           2018.12.01


          最后的高原

          當高原把他猛地托起,秋葉遍地
          他那件灰風衣,抖落在陌生的花海季節
          北京,卻深陷在最后的鏡像之中
          死神撲上來
          讓他無法呼出那個城市的名字

          或許,他并未倒下
          他只是急于回到數千里之外的平原
          甚至穿過那座繁華夢幻之地

          他在那寄身若干個年頭
          從未找到歸宿和童年的親人
          搬來搬去的公寓,一輛代步的藍色轎車
          案頭的一大摞影碟,最終
          不能令他快慰

          他回返之意已久,高原
          給了他遠眺的峰巔,和前所未有的決絕
          索性直接從高處降落,歸鄉的距離
          一瞬間縮短了

          最初的平原,第一次讓他懂得離別的地方
          在北方遙遙的天際線上,近得清晰可見

          一道牛羊和那個男孩蹚過的細細的河流
          有熟悉的光亮,如晨星在波浪中閃爍

           2018.11.23 


          秋風里

          風聲大作,從樹根的裸露處往上吹
          葉子在枝條上翻轉,欲落不落
          似乎無法堅持太久
          像顫動中,一段最后的叮嚀和衷曲

          在茂盛的時節,什么都可以忽略
          如今,安全感在枝葉間,正慢慢滴落
          夏季的熱烈,剩下淡綠的痕跡

          從樹葉的縫隙中,看見了天空在破碎
          風,試圖縫補
          這枯黃日子的千瘡百孔
          它留下針腳,成為林蔭小路
          一條糾結的彎曲 


          2018.11.01.哈爾濱東郊


          江水瘦

          那奔騰的,那咆哮的,那嗚咽的
          都過去了

          甚至曾經的悲傷,也是充沛的
          滔滔而下,直抒心臆
          像一個偉丈夫
          長天為之垂下烏云的眼簾

          最初嘶吼,后來浩嘆
          最后是呻吟,都止不住一天天的消瘦
          隨風去遠

          剩下疲憊的河床,這道巨大鴻溝
          松針撲落,一片枯黃

          狂風從天外趕來,作不間歇的追問
          一聲聲,是何等凄厲

          2018.6.5.松花江邊,11.13.再改


          太陽出世

          他的第一聲啼哭,激起
          世界的狂喜
          此刻,是一個圓心

          紅色的,小小房間四周
          匯集了四面八方,所有的道路
          匯集喜極而泣的淚水,花朵、綠芽
          彩色氣球,紛紛

          然后,這些道路
          又向外放射。從遠處看
          那是萬道玫瑰色,嬰孩的光芒......

          勞作和爭斗,都停止了
          向日葵們笑盈盈的臉,慢慢仰起
          那個成了外祖父的人,矯健依舊
          從藤椅起身,走向露臺
          他向自己的對手致意
          這一刻,云淡風輕

          他在選擇原諒。那一聲響徹宇宙的啼哭
          讓蒼涼的心,柔軟
          仿佛接住了,藍色的湖水
          然后潑墨般把整個天空,傾倒出來
          竟是一個無邊的澄澈

          太陽出世,勾勒出大地最初的輪廓
          和群山之上,那一片慢慢擴展的晨曦


          2018.06.14


          出院

          太陽這枚紅色按鈕,終于開啟了白晝時分

          鮮花、牛奶、陽光和上學的孩子
          被送到大街,和街路兩側

          開門的早餐店,瞥見公交車徐徐開來
          人們,從睡眠中紛紛復活了
          排起長隊,上班

          夜晚這輛垃圾車,把夢一一送往忘川
          刻意抹去循環的晦暗
          路上,有殘夢散落
          新的一天,又從短暫的死亡中再次蘇醒

          我走出清晨的醫院,像一個幸存者
          在復雜的情緒中,含著一絲莫名的感激

          昨夜的逝者白發散亂,徹底結束了與生的糾纏
          他走時,長長吁了一口氣
          家屬們的眼睛布滿血絲,卻空洞無神

          我在十字路口的燈桿下
          停住腳步,一顆逃離的心
          卻催促不已。在紅綠燈閃爍的間隙
          我思考著,究竟該去哪個方向
          早餐,一時間還沒有著落

          身后,醫院住院部樓體的大面積陰影
          撲下來,籠罩了半個街區

           

          2018.11.09

          作品 全部

          贊賞記錄:

          暖暖视频日本免费观看视频
        1. <p id="xsglj"></p>
        2. <p id="xsglj"></p>
        3. <p id="xsglj"><ruby id="xsglj"><menu id="xsglj"></menu></ruby></p>

              <table id="xsglj"><strike id="xsglj"></strike></table>
                <table id="xsglj"><option id="xsglj"></option></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