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制服学生自慰在线视频播放

  • <object id="phd9p"><nobr id="phd9p"></nobr></object>
    <code id="phd9p"><small id="phd9p"><samp id="phd9p"></samp></small></code>
    <object id="phd9p"><progress id="phd9p"></progress></object>
    <th id="phd9p"><sup id="phd9p"></sup></th>
  • <object id="phd9p"><nobr id="phd9p"></nobr></object><object id="phd9p"><menu id="phd9p"><samp id="phd9p"></samp></menu></object>
    <object id="phd9p"></object>
    第92期 | 2020.6.19.
    中國好詩

    綜述·評論

     

    滄桑與童趣、情感與節制

    榮光啟


    本期比較特別,因為作者陣容非常強大,許多是當代詩壇頗有實力和影響力的著名詩人,他們多已不再年輕,人生和寫作,經歷時間的磨礪,已經越來越顯出成熟與滄桑之感,在經驗和情感上,很容易引起讀者共鳴。


    “人到中年,就像置身在秋天/頓覺太陽遲暮的下落//安靜的人開始把每一天都當作盛世/那么美好——/每一天都有黃昏,正午/都有干凈清亮的早晨……如果問為什么慈愛仁厚/我坦承,每次看見那么多/花一樣飄落,落英滿地/對生命的脆弱,我已沒有太多信心/你應該把每一天視作末日來過”,這是阮憲銑的《中年辭》,其中對人世的某種悲觀、對日常生活的溫情交織那種復雜情感,與張執浩近年來的詩歌基調很相似。張執浩《有故事的人》:“……人到深秋,基本成型/我不感興趣的事情越來越多/可我還有勇氣繼續坐/在這里翻閱這些/白紙黑字,那是你們的生活/那是你們在煎藥/我也有生活/它脫離了低級趣味/又不肯承認受惠于高級”。無論是“人到中年”還是“人到深秋”,都是一種回望人生的心境,傳達出作者對自我與生命的一種認知?!爱斈銈冋f起星空,我才意識到/我也在星空之下,/銀河燦爛,繁密若一生之棄物,……單薄的腰身,我在人世間埋頭/走得太久了,已成為星空的陌生人”,這是張建新的《星空》,他要言說的則是現在之我與曾經的理想之我之間的遙遠。榮榮的《銀杏葉》里的情感更加沉重,表達的是現在之我的那個“孤寂”的“現實”。這些抒情詩,更多的是直接敘述自我的情感、經驗,同樣是回望人生、感嘆物是人非、生命無法回頭的主題,《安豐老街》和《回不去的村莊》,則是借著外在景物的敘述來傳達心中的感傷與懷念,詩意的效果也非常不錯。


    同樣是懷人之作,榮榮反復吟詠那份“你走之后 我與我的孤寂”,而李志明則與父親獨坐無言:“天氣甚好。我獨坐父親墳前/與落日長久對視//野草瘋狂擠滿父親墳頭/像凝固的波浪。野花星星點點/如水珠飛濺……躺在地下的父親,或許欣慰/他并沒有死去,那么多像他一樣卑微的生命/爭先恐后替他活著”,李志明對父親的懷念也是寄寓在這些外在的客觀景觀上。這樣,抒情相對冷靜,詩歌的想象與意象方面,則需要豐富且有效。這方面做得比較好的是路云,他在懷念母親,情感沉痛,但詩歌卓越的聯想與想象一如既往?!度欢芬辉娔情g接性的抒情語言中,我們感覺到一種被隱忍的情感期待爆發的力量。


    抒情詩寫作中,節制情感能帶來更好的詩意效果,這是東西方詩人的共有經驗。飽讀詩書的路云當然深諳此道。讓我驚訝的是深井礦工陳年喜也有這樣的表達:“有誰讀過我的詩歌/有誰聽見我的餓//人間是一片雪地/我們是其中的落雀/它的白 使我們黑/它的浩盛 使我們落寞//有誰讀過我的詩歌/有誰看見一個黃昏 領著一群/奔命的人/在蘭州/候車”(《有誰讀過我的詩歌》),短短的詩行,里邊有當代中國某個群體的肚腹的呼喊,有他們為生命奔波的難民形象。是“黃昏”領著他們奔跑,這個想象,道盡了這個群體他們對苦難人生的晦暗體認。作為爆破工的陳年喜有許多情感在內心郁積,他的心胸要爆炸,但有時他的詩歌卻非常平靜,著實讓人佩服在寫作中他對現代詩的某種自覺。


    可能這些詩人中,陳年喜因為其至今仍在礦井之下謀生的現狀,他的文字最有現實感。而本期之內,另一首與現實聯系最緊密的,當然是可能與疫病相關的王子俊的《散步》:“第三天了,/她說,一身軟綿綿的,沒有力氣。/緩慢,/我牽著她,像牽著小女兒,走進了醫院里的小花園。//多美好的傍晚啊,/小花園,/大片的矢車菊,開得正好,配上此刻高低的幾株美人蕉和天竺葵。//她綿軟,有些走神。/我垂下肩,/攙緊她,在礫石路上溜小圈,/生怕像那束光,/就要遁入晚暮?!弊髡哂幸庾R地鋪排“軟綿綿”、“緩慢”、“小女兒”、“小花園”、“矢車菊”……等一系列柔弱的詞語與意象,其實是在言說“我”內心持續的擔憂與抗爭。疫病時期的人們,恐多有體會。


    李繼宗的《萬重山》是一首地道的抒情短詩,有想象,有深情,見出作者的功力。李不嫁的《大海掏空一切死亡的軀殼》也是如此,雖篇幅小,但意味雋永。海外東經、詩玉坤的寫作,機智地借用了公文語言和電腦程序語言,展開了他們獨特的想象,這種方式使他們的抒情呈現出一種智趣,有新鮮感與當代性。而女詩人阿毛,則顯示一種年輕的心態,她的詩關乎童趣。這不是幼稚與簡單,而是心性對生命的新鮮感、新奇感的保持。相對于這種心性,我們太多的詩人,見識、思想與言語,顯得過于滄桑。這種滄桑感有時使人趨于狹隘、悲觀(有時表現為自信與獨斷),會導致詩人對宇宙人生的盲視、詩歌獨特想象力和鮮活感覺的缺乏。


    特邀專家


    榮光啟

    1973年生于安徽省樅陽縣。文學博士。武漢大學文學院副教授。出版有詩集《噢恰當》(上海三聯書店,2014),詩學著作《“現代漢詩”的發生:晚清至五四》、《“現代漢詩”的眼光——談論新詩的一種方法》等著作;2009年6-9月,為北美華人基督教學會該年度訪問學者。2010-2011學年,為美國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的費曼項目學者。2006年10月,獲首屆“高校詩歌大獎賽”(教師組)二等獎;2008年3月,獲“中國十大新銳詩評家”提名;2015年7月,獲“安徽詩歌獎·優秀評論家”獎。

    編輯委員會
    • 主編:金石開
    • 執行主編:孤城
    • 編委:
    • 王夫剛
    • 王家銘
    • 金石開
    • 羅曼
    • 林歌
    • 孤城
    • 姜巫
    • 符力

    (按姓氏筆畫數)

    欄目說明

    1. 《中國好詩》是由中國詩歌網編委會完全從文本質量出發,秉持優中選優、寧缺毋濫的原則,從一至兩周內過萬的自然投稿中精心挑選佳作匯編而成。

    2.本欄目由本站官方主導,與廣大網友投票參與的欄目區別明確,每期推薦詩作20件左右(排序不分先后),并邀專家進行綜述點評。受邀專家獨立撰寫評語,最大程度體現專業的審美標準,不受任何其他因素干擾。

    3.由于輪值編輯每日審稿量大及其他原因,可能致使漏選部分優秀詩作,望不要受影響,而是繼續投稿支持。

    4.作品由中國詩歌網編輯部在保證個人審美的基礎上,集體協商推薦。

    5.編委會每期提名作品,邀請1位專家進行綜述點評,如現有作品不能誘發特邀專家點評興趣,則他可自行提名作品,報編委會同意后,撰寫點評。

    6.本欄目將會不斷完善,歡迎留言,提供建設性意見。


    提醒

    (1)點擊橙紅方格后的標題可閱讀正文;

    2本欄目能適應手機閱讀,只需將本欄目網址轉發到手機,即可實現,并可轉發分享微信朋友圈。


    中國好詩
    top_poem_zgshige

    JK制服学生自慰在线视频播放
  • <object id="phd9p"><nobr id="phd9p"></nobr></object>
    <code id="phd9p"><small id="phd9p"><samp id="phd9p"></samp></small></code>
    <object id="phd9p"><progress id="phd9p"></progress></object>
    <th id="phd9p"><sup id="phd9p"></sup></th>
  • <object id="phd9p"><nobr id="phd9p"></nobr></object><object id="phd9p"><menu id="phd9p"><samp id="phd9p"></samp></menu></object>
    <object id="phd9p"></object>